返回āIzんāńsんù.∁oм 一七九,温时凯吃醋  [nph]绿茶婊的上位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翌日,酒店一切已进入正轨。
    作为第十九届金融峰会的承办地,泰悦金城可畏面面俱到,大厅有穿西装的专人负责接待和登记,都是高校出来的男女孩子,巴不得在这峰会上躲见见世面。
    温时凯和周元到的时候大半上午已经过去,接待的学生高跟鞋小西裙或有疲惫,却在男人从旋转门外进来时眼前一亮。
    一身白衬衣深蓝色外套,明显是来旁听那种,可衬衣面料几乎雪白,晃得人挪不开眼。
    尤其邀请卡递过来是露出的一截袖口上有着淡淡的金色条纹,消失在袖口第一颗木质扣子下,莫名让人觉得精致温润,高不可攀。
    众人一抬头,在男人过目难忘的容颜下讷讷不知所言。
    他俊眉一挑,在纳闷她怎么还没动作,负责登记的小姐姐这才回神,脸蛋微红。
    一声颇为欣喜的招呼由远及近传来“Felix。”
    温时凯扭头。
    “先生已经等你很久了。”那人的普通话不太标准,动作却殷勤,“刚才还在念你,要不我先引你去见见他。”
    温时凯颔首一笑:“正好,我也准备去先找老师一趟,麻烦你带路了。”
    周元也在旁边跟着他,上电梯过长廊,直到休息室的门打开。
    看到里面坐着的头发花白却精神矍铄的老人时,他吸了吸脸颊,这才知道这老狐狸说的见个熟人竟然是安德烈.克斯托兰——
    和巴菲特齐名的证券教父。
    当时看到他作为峰会的开篇演讲,周元还暗自咋舌,也并不知道主办方是通过什么手段请到的他。
    他正纳闷,温时凯和安德烈.克斯托兰稍稍拥抱问候后,老人直接用法国话问男人父母可还安康,几年前去他家做客喝的伯爵红茶恋恋不忘。
    温时凯不禁弯唇一笑,说家母随时候您再去呢,不过伯爵红茶可没有,招待不起。
    安德烈.克斯托兰直接哈哈大笑。
    周元法文一般,更何况老人用的南部腔调,卷着大舌头听得他云里雾里。
    他们在沙发边上侃侃而谈,他看着温时凯举手投足,谈笑风生间自带一股少爷的贵气,淡淡疏离又游刃有余。
    周元不禁猜测这厮的父亲到底是做什么的,业界名流,豪门权商似乎都有结交。
    怎么说呢。
    去他家后周元便懂得这人非富即贵,温时凯母亲又是上个世纪燕京四大名媛赵子倾的小女儿,名媛望族也不过如此。
    所以那半个月哪怕没有见到他父亲,周元也觉得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如今却觉得别有洞天,他看到的怕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正疑惑,两人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
    安德烈.克斯托兰午餐后的行程很满,待会还得作为峰会的特邀演讲嘉宾上台,能在这等温时凯实属不易。
    老人也是个亲和心态年轻的,离开时还用中文夸周元,说小伙子长得还挺帅。
    周元倒哭笑不得,等人走后才对温时凯调侃:“看不出来啊,你小子倒是老少通吃。”
    温时凯一眼扫过去,含义匮乏。
    “我们现在去哪?”周元抬手看了下表,“现在酒店的自助餐时间怕是已经过了。”
    峰会下午才开始,温时凯说:“去外面看看。”
    今天来的人不少,出酒店在周围逛了圈,选了家客流相对较少的法国餐厅。
    刚坐下,温时凯便意外看见窗边坐着的一抹熟悉身影。
    那人正看视频记笔记,时而咬咬笔尖。
    三明治被她咬了口放盘里,缺的那角跟仓鼠咬的差不到。
    窗边大片阳光透过玻璃朦胧地照进来,落在她蓬松慵懒的卷发上,将发尾晕染成金黄色,单看那白皙透粉的脸颊,都有种岁月静好,不忍打扰的舒适。
    温时凯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竟是——
    每每看到这丫头,都好像永远是副认真学习的模样。
    说实话,他不爱法国菜,进这家店也不过是懒得再挑,于是也没什么期待和留白。
    但此时此刻,没有高楼林立,阳光肆意。
    男人胸腔里也溢出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仿佛涟漪在山间泉水荡漾,每一圈弧度都撩人至极。
    他好笑地想,怎么在哪里都能碰到她。
    温时凯不动声色看着,嘴角的弧度也一点点明显。
    “时凯,这道煎鹅肝——”周元抬眼。
    男人脸上的古怪让他也扭头望去。
    “唉,那不是——”
    脚随之被踢了下。
    “不是什么?”
    他声音不小,几人正往这边看,温时凯瞥他一眼,说,“点你的菜。”
    周元会听才怪。
    他冲温时凯挑眉:“要不将人叫过来凑个桌,好歹一个学校的师妹,见面总是三分情。”
    周元话里暗含深意。
    若是没有昨晚关灯后的击鼓传花,他万不可能猜到这厮居然有这种心思,向来片叶不沾身的男人竟将人女孩子抱在怀里调戏。
    别人不知道,离温时凯几拳之隔的他会不知情?当他是聋子?
    周元也拎得清,等人走光了才去旁敲侧击,非问出个结果不可。
    那时温时凯正懒靠在阳台俯视楼外面,被问及只淡淡笑了下,不多言。
    简而言之,稳如狗。
    周元也不慌,学着他打太极:“所以你到底是不是你那意思啊?”
    “如果不是的话,那——”
    温时凯侧头看了他一眼。
    “那我追了啊。”他笑得一本正经,“这小师妹属于见一面都过目难忘那种,怕是洛以然都比之不及,更难得的是人性格也好。”
    “学校追她的应该不少,多我一个也不算什么吧。”
    温时凯眉梢微敛。
    虽然知道人在开玩笑,但扭头看周元时眼神淡淡,莫名让他瘆得慌。
    他说:“你可以试试。”
    被威胁的周元:“”
    只这一句,他的心思如雨后森林,阳光透过云层显露无疑。
    温时凯也没想瞒着他。
    向来习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的男人第一次对一个女孩产生了模棱两可的想法。
    那种感觉,像是清风越过八千里,风也坦荡,树也坦荡。
    他亦然。
    “不要去打扰人家。”面对周元的找补,温时凯只懒懒给了他一个眼神。
    周元笑了。9401;òńɡńāńsんù.còм(dongnanshu.com)
    “老狐狸,我告诉你,你这样可不行啊。”他啧啧点评,“哪有你这样追女孩子的?早被人抢走了”
    “华国有句古话——照你这种不温不火,不显山不露水的方式,人孩子都打酱油,那女孩还不认识你呢。”
    他作老生常谈,谁料温时凯唇角一弯。
    “你经验挺足。”
    他淡淡指出,“然后二十三了还是一条光棍。”
    周元差点呛到。
    菜陆续被服务员端了上来,温时凯心情挺不错,也没在揪着这个话题。
    再往窗边看去时,视线余光却见一个穿黑色卫衣的男人大步流星越过几张餐桌分隔。
    直接坐少女旁边,长腿交叠,手也随意搭在她椅背上——
    极有占有欲的姿势。
    温时凯拿着餐刀的顿了下。
    周元亦愣住了,暗道自己不会真乌鸦嘴吧。
    ——
    那个黑色卫衣的男人是谁不用说吧(狗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