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āIzんāńsんù.∁oм 一七八,江廷看他们接  [nph]绿茶婊的上位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知道男朋友这几个字什么意思吗?”
    有风沿着两边的棕榈树洗漱作响,外套早裹在了之南身上,陆一淮用手揪揪她脸蛋,触到泪痕后改用指腹轻拭。
    “是你想哭鼻子能找他倾诉,被欺负能随时帮你出气的那个人。他比你高,比你壮,比你的社会经验多了那么一些。”
    他在朦胧夜色里眉梢微挑,语气却很温和,“当然他也许没那么厉害,但分担你的恐惧不安却足够。”
    “林同学,你要毫无保留地相信他。”
    他——陆一淮。
    男人身后是幽幽夜色,和绿树建筑混为一体,他本该锋利冷然的眉眼轮廓,盯着她时柔和尽显。
    对视间,之南泪水晃荡,一瞬间的冲动如同泻闸洪水涌上喉咙。
    她可以告诉他吗?
    她问自己。
    林之南的过去再不堪如斯,是阴沟老鼠,可她说生来就没得选;她撒慌耍心眼都是迫于无奈。
    上帝只知道捏她,却没有告诉她该如何生存。
    “我”
    她唇张了张,陆一淮低眼,更认真看她;却有隐隐约约的笑声从灯火通明处传来,一瞬间击垮之南的满腔倾诉欲。
    不能告诉他!
    她猛然清醒。
    他背后的家庭永远不可能接受一个妓女生的女儿,和流氓混混纠缠不清的人,满口谎言步步为营的心机女。而她又用什么去阻止,用他和她仅仅两个月的感情冲动?
    “陆一淮,你怎么不早一点来?”
    话反反复复涌至舌尖,只有带着抽噎,无法明说的一句。
    陆一淮瞳孔缩了缩,她满脸泪水,就这样仰头望着他。
    问他为什么不早一点出现在她生命里。
    她被家里人嫌弃,没办法自己生存的时候;她被混混纠缠不休强买强卖,孤零零偷跑出县城的时候;她在酒店打工被人欺负骚扰,却没办法讨回公道的时候。
    她经常会想起那些噩梦。
    那个时候他在哪啊?
    “你怎么不早一点来找我啊?”之南嘴唇直颤,水珠儿就这样在她眼里摇摇欲坠。
    这番话七分正三分假,连胜捡了她学生证,除非躲到天涯海角,否则她早晚得和他碰面。
    仍抱有一丝希冀的她期望男人未来发现真相时能想起这天——她真的想要告诉他,她已经悄悄透露了。
    陆一淮不知她的心思,听了这番话脸色却变了变。
    男人心仿佛有一团火在烧,火苗儿一簇簇地燃,烧得他胸口发酸发涩。
    他知道过去的她过得不好,可她太能伪装,真假仿佛都成了张轻飘飘的纸张,风一吹就走了。
    她不在意,他们就没法在意。
    男人在她突如其来的示弱面前心疼得无以复加。
    “是陆一淮不对”他妥协了,声里带着轻哄。
    他抬手认真给她擦泪,喉结随之重重往下滚落。
    后面话被堵在了嘴里——她吻上他的唇。
    和他在一起的温馨本就少,之南也没想无理取闹逼他认错。
    她学着他以前的动作咬他嘴唇。
    陆一淮幽幽黑眸随之淬起一团火,唇不过纵容轻轻一张,小舌头便滑了进去。
    临近九点多,酒店花园的角落鲜有人至,路边小灯亮着微弱的光,凳子这一片黑暗。
    两人嘴唇相贴嘬吮处却有熊熊灯火燃烧,仿佛飞蛾煽动翅膀,每一次扑腾必将肆无忌惮且蠢蠢欲动。
    陆一淮爱极了她的主动,右腿上还坐着她,两腿只漫不经心地微敞着,手轻轻揽着她腰身。她舌头在他嘴里轻搅,他就附和将大舌凑过去;她啄着他嘴唇不得要领,他就含着她上唇身体力行地教她。
    这个暧昧又密密匝匝的接吻停止在裤链拉开的声音。
    陆一淮抓住她的手,制止:“别闹。”
    之南眼里却跃跃欲试:“他膈着我了,我把他放出来偷偷气也不行吗?”
    她就想折腾他,用最纯真的眼神说着无比色情的话,陆一淮咬了下后牙。
    之南更加大胆往下拉。
    “要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弄,嗯?”他问
    “要是被撞见”之南舔了下唇,说,“我就向他们控告说你**未成年,我是被逼的。”
    她眼里闪闪发光的,有骄躁迷乱后的放纵,仿佛看他出洋相是她的乐趣。
    陆一淮看着,竟纵容地笑出一声来,几分痞气邪野:“行,就这么说。”
    夜色如旧,月亮朦胧又昏黄的高悬天空,悉数风声从未停过,却莫名掀来一股热。
    当冰凉小手握住那乌黑长棒时,有一声压抑又低喘的吞咽声从男人喉咙里溢了出来。
    之南耳朵发痒,手也不禁抖了抖。
    火热根部下是根根坚硬的耻毛,极茂盛的几簇,根根都在扎她手心。她脸蛋微红,不禁想到在床上被他折腾的时候。
    根根耻毛随着热杵无情地上下戳刺鲜红私.处跟插进了缝隙里,来来回回的剐蹭着她。
    之南已在又狠又凶的捣击中揪紧了枕头,咬着嘴唇似哭非哭,那粗粗又硬的毛却强烈磨蹭她隐秘.处,连着小珍珠都被磨肿了,那坚硬之物却一如既往如蛇般往里深钻。
    她终是受不住哭了出来,站立床边的男人却丝毫不心软,小屁股和腰身被他掐着,少女下半身倒吊他手中,被他摆布成放荡又极易操.干的姿势,来来回回的顶撞**间耻毛处沾着露珠晶莹的湿润,咕叽咕叽混着啪啪啪的声响真是淫.糜到极致。
    随便一个画面便是禁忌和,之南也没往下看,抬头便撞上男人幽黑深邃的眼,如锐利又耐心极佳的狼。
    “原来我家林同学的目的在这?”
    “啊?”之南没反应过来。
    “先是哭唧唧打通电话地骗我出来。”他假模假样的做沉思状,然后再次看她,语调有些欠打,“然后想尽办法,不顾一切占有我的男色。”
    她气得手里用力。9401;òńɡńāńsんù.còм(dongnanshu.com)
    “嘶——”的一声,陆一淮龇牙咧嘴,手搂着也不再勾她了。
    之南没忍住笑了笑,满腔愁绪害怕被这个人搅得乱七八糟。
    上次遇到连胜是这样,这次也是。
    仿佛只要有他在,糟糕透顶的事里总能漏出一丝光来;她就没有必要害怕连胜。
    椅子上的两个人情浓意浓,低喘声混着斗嘴打闹传了出去,不知情的绝不会瞎猜乱想。
    独独不远处,隐匿在墙边的一双黑眸将这幕看得清清楚楚。
    凉凉夜色,江廷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风掀起他的西装一角,莫名有种萧瑟的感觉。
    他听着陆一淮压抑的喘息,听着她问他要不要再重一点,要不然他带带她。
    他想象着此刻她的小脸该是嫣红又跃跃欲试的,眼睛跟狐狸一样勾人。
    之前曾这样看过他,现在却悉数给了另外一个人。
    江廷想着想着,喉咙仿佛突然一只手扼住,连着手臂都抽搐了下。
    燃了一长截的烟灰突然就落到地上,火星子烧到他手指也无知无觉。
    来时一腔担忧,如今却近乎麻木疼痛的苦涩。
    江廷转身离开,越走越快。
    花园的灯照着他,在地上拉出一道道孤寂又长的影子。
    ——
    温温明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