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āIzんāńsんù.∁oм 一七七,她叫什么名字  [nph]绿茶婊的上位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怔之际,男人已敏锐察觉到门边有人看他,目光越过众人,凌厉地移了过来。
    几乎是瞬间的反应,之南侧身躲过。
    晚了半秒,映入连胜眼里的是一张张稚嫩标志的脸,端着餐盘笑意有嘉,如同一路绽放到眼前的娇花。
    他却了无兴趣,甚至带着一丝不耐,片刻便收回目光。
    一墙之隔,一个神色泛乏,虽是坐在一群贵公子边上却依然不咸不淡,连眼神都不带多给。
    一个脚底生寒,似有有种刺骨的惊慌和无措沿着脚心源源不断窜遍四肢。
    连胜?
    他怎么可能在这?
    接连几声纳闷仿佛惊天重量,从相隔五千英尺悉数砸落她身上,之南已是头晕目眩,光点跳跃进她眼里皆成拉扯混乱。
    包厢门微敞,有专门的服务生在旁边处理盐焗龙虾等食物,桌上谈笑声从未间断,将之南希冀看错人的盼望通通碾得粉碎。
    有人借着间隙数落谈于非,你既然带人来,也不向大家介绍介绍。
    迎着那人的戏谑,谈于非不以为意一笑,说人家不在意这些;不过还是手搭在连胜肩膀上,对着众人说这是他合作伙伴兼好朋友。
    连胜。
    没有什么朋友一说,不过利益使然。
    连胜在猫腻众多的华南市场帮了他一把,往年连他老爹头疼不已的运输中途停滞过长和货物闲置的问题被这个男人解决,更不用提他在九城通嘴里恰争下药品运输这块。
    说实话,谈于非之前最看不上这类混混,社会地位天差地别;经此一事后他才明白很多门路,天子的脚根本伸不进去,得用他们道上的方法。
    陆一淮隔他两近,随着介绍他的目光也淡淡地往这边扫了眼,不放于心那种。
    打火机在手里转了圈,他随之紧了紧眉。
    从军五年,陆一淮对手上沾过血腥的人格外警敏。
    这人眉峰犀利又冷,眼睛跟狼一样凶狠专注,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正想着,连胜已经察觉到斜对面有人在看他。
    ——灰色圆领卫衣。
    还没进门时谈于飞就偷偷凑他耳边,说这席上其他人无所谓,就哪几个不能惹。
    这个男人,算是他重点提醒点一个。
    连胜却没放心上,他侧眸,两人目光越过众人相撞。
    一个眼底纯黑,明明在打量研判却毫不觉尴尬;一个五官轮廓分明且带着股野性,给人不好应付之感。
    对视间,陆一淮似浑然不觉,弯唇颔首稍稍示意。
    “这就我前几次给你提的陆一淮。”
    随着谈于非适时介绍,连胜那双眼窝极深的眸子愈加黑亮,他轻扯了下嘴角,算是回应。
    但对于这种豪门贵公子并无过多结交之意。
    他来这的目的并不在此。
    谈于非也无意一一介绍,只提完陆一淮,就顺嘴向他提了下对面的江廷。
    同时仿佛想起了什么,扭头笑着对连胜说:“唉,你不是要在燕京大学金融系找个女孩吗?他们几个都燕大毕业的。”
    下巴指了指对面的江廷,只男人神色淡淡,听旁边说话没看他,“那厮前段时间还往燕大捐了几个亿,一个电话打个校长查一查就能知道大概。”
    随着他轻描淡写一句,门外急剧慌乱又不敢离开的之南心跳猛地一沉,如坠寒渊。
    校园卡真被他捡了!!
    她脸色骤白,手指用力在壁纸抠出一道印子。
    她想,老天爷是不是在和她开玩笑。
    本以为逃脱了束缚压制的牢笼,可连胜总有办法一步三连,轻而易举就到达她费尽心机苦苦不得的终点。
    这是在作弄她吗?!
    之南眼底热泪回涌,被前所未有的无力包裹着。
    还未回神,陆一淮漫不经心的询问隐隐约约从屋里传来——
    “她叫什么?”
    陆一淮并无有兴趣,只不过想起和自家小妞一个专业,这才顺嘴问了句。
    和他沉默又带着力量的眼睛对上,连胜看了几秒,微拧着眉,根本就没打算说。
    找她是他自己的事,他没打算找别人帮忙,告诉谈于飞也不过是想和他一拍两散。
    拒绝的话在嘴里转了圈,正要开口:“不——”
    突然,一声手机响铃打断。
    陆一淮抽出手机看了看,横眉一挑,眼底也有了丝温度,接起放在耳边。
    “陆一淮……”
    和上次一样的哭音从听筒里传来。
    他眼瞳微敛,懒靠在倚凳的背随之直了:“怎么了?”
    说这话时,江廷已经侧目看了过来,男人话里的紧张和正经他听得清清楚楚。
    那边却不肯说,从直呼他名字后就摇头,再摇头:“你出来好不好,陆一淮?”
    “你出来啊!”
    陆一淮听着,只觉得胸口被一只手紧紧拽住,仿佛重回接通电话她抹泪唤他名字那晚。
    她又这样了,一次巧合,这回呢?
    喉结往下滚落的同时他已经起身,拎着外套就往包厢外走。
    别人问他干什么去,他手也只往后晃了下,脚下依然大步流星。
    得,八成找林之南去了。
    看懂内情的姚峰和孟亦爻眼神交换,正腹诽呢,却见江廷也起身,走出了包厢。
    ——
    酒店后花园树影摇曳,一阵冷风沿着小道嗖嗖而来,陆一淮步伐愈发快,到长椅前才停住。
    那团身影蹲缩在棕榈树下,手臂紧紧环住自己,脸埋进膝盖,若不是白绒绒的外套,怕是发现不了。
    陆一淮看着,只觉得心也被揉成了一团。
    “怎么了?”
    他站在她脚下,也为她挡了所有的风。
    之南摇头不答。
    膝盖和腹部的间隙却突然插进来一只宽厚大掌,隔着绒衣都能感受到温热有力,轻轻托她起来,仿佛秋叶落入大地怀里。
    她被抱坐椅子上,陆一淮腿上。
    “小哭包,发生了什么事?”他要抬起她下巴看她。
    之南不让。
    连带着推开大手,只埋进他胸膛,说:“我们回去吧,回京都,我不喜欢这!我也不喜欢上海!”
    “现在就走行不行?”
    吧嗒吧嗒的眼泪悉数掉进男人胸膛,她也不擦,只吊着他脖颈说要走,今晚就走。
    她平时情感保留得有多厉害,陆一淮通通清楚,这么撒娇耍无赖的模样鲜少会有。
    陆一淮来之前明明满腔担忧,现在却小树懒缠得心软之极。
    怎么会有这么蛮不讲理又让人心疼的女孩子哦。
    他也不回搂,只低头看她在胸前擦眼泪,最后竟低笑出一声来:“咱讲点道理好不好,是谁之前缠着我要来听鳌博峰会的?”
    “还说什么安德烈.克斯托兰的交流会千金难求,不听绝不离开上海。”9401;òńɡńāńsんù.còм(dongnanshu.com)
    “我不讲,我就不讲!”她声音闷闷的,“我就要现在走!”
    陆一淮懂了,通情达理地跟着点头:“行,那老佛爷起驾吧。”
    之南更气了,就要从他身上起来,却被大掌握住腰轻松带回。
    她挣扎不开,几拳头砸向他硬邦邦的胸膛。
    他安然无恙,她手更疼更冒火,缱绻又无奈的一声笑后,陆一淮抬起她下巴。
    红彤彤的眼正对上他漆黑的眸,夜色弥漫,如旋涡般深沉。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陆一淮擦拭她眼角的动作说不出的温柔,声线却连慵懒都没了,只有认真和等待;仿佛她不说,便不会让她离开这。
    他早发现了,这小丫头对某些事逃避得厉害。
    遇事一哭二闹,企图在他这里插科打诨蒙混过关,最后委屈全被她自己吞了。
    他放纵过一次,等她慢慢从龟壳里出来,却不可能再纵容第二次。
    ——
    会有修罗场哈,不过不是这章,还有个人没出来。
    因为之前有经常突然请假的情况,所以作者打算稳定更新,之后周一到周五每天更新,周六到周天不更,用来存稿加休息,统一放到周一到周五晚上来更。
    抱歉小仙女们,十月份我可能要比八月忙一点,出外场更多,所以暂时没办法天天更,等之后时间多了再日更。
    2425的更我记得,会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