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āIzんāńsんù.coм 一七五,江廷强吻(  [nph]绿茶婊的上位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颊边似有一阵阵冷流刮过,之南却仿佛围困在水身火热里。
    她每次挣扎,他的手臂便更用力锁紧她腰身,连带着细胳膊一起;男人炙热的唇贴在她耳侧,灼热呼吸如岩浆灌进她耳里。
    “是,他给的我就要。”挣脱不开之南也恼了,侧头,“他是我男朋友,他给的我为什么不能要?”
    耳边呼吸似有一瞬停顿。
    “那我呢?”
    江廷哑然半刻,说,“和你在一起三个月的江廷算什么?”
    男人似乎分外想念她的气息,半张脸埋进她颈窝深嗅,肌肤温度烫得之南一缩。
    “是谁说过想和我在一起一辈子,每天晚上都会来书房提醒我睡觉,是谁说我的衣柜都是西装太过单调,以后——”
    “江廷,我们已经分手了!”
    过去那些不过如镜中花水中月,之南一点也不愿回忆,用力挣动身子,然而腰间手臂如烙铁死箍着她,如何都脱不开。
    “别动,我就抱抱你。”
    男人嗓音如铺开的粗粝纸张,各种情绪在之南脸蛋揉捻,摆脱不了她已是气急无奈,
    忽听得他沙哑的呢喃,“我难受,南南”
    高得不正常的体感温度随着他的低语声烫热之南半边脸颊,隐隐往脖颈下窜。
    她热得打哆嗦,挣扎动作也停了。
    他还在她耳边低喃,那声音跟呓语差不多,问她是不是跟陆一淮回家,想要和他走一辈子?那江廷怎么办?
    “江廷,你发烧了?”之南试探着问。
    江廷不答,只闭着眼睛贴在她颈窝;耳边压抑又粗重的呼吸像是一种别样述说。
    “你该去看医生。”之南劝他,“或者买点药,病成这样你还来阳台吹风是疯了吗?”
    她责怪的语气不算亲昵,却让江廷胸膛都热了大半,停顿半刻后,他说:“我想喝你做的鸡蛋酒。”
    之南突然就愣住了。
    仿佛被这几个字勾起一段往事,明明不属于她,却又清晰地在她不堪回忆的种种过去如一株嫩苗深种。
    那时的林之南可畏处心积虑,为了占据他心里的一块地方对各种事利用到极致,连着感冒发烧都能鼻音嗡嗡,哭瘪着个小脸吊着他不放说难受。
    “别闹,吃了药就能好。”
    江廷对她撒娇的模样几分无奈,但无可否认小姑娘鼻头红红,眼里凝着汪泪让他心里也软了。
    药喂过去之南却不吃,说要喝鸡蛋酒,电视上面说过的,鸡蛋温酒治疗感冒最好了,还甜丝丝的。
    说完眼巴巴盯着他,一眨不眨的——意思是要他亲手去做。
    江廷没说话,劝了几次本该不耐,面对这样的她却生不起任何火气。
    于是他去厨房跟着网络学得有模有样,向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男人勉强做了杯半成品。
    之南端着杯子慢慢嘬,一边用黑碌碌的眼睛瞅坐在书桌前办公的他:“江先生~等你生病了我也会照顾你的。”
    一边用手比划,“用两个鸡蛋做鸡蛋酒,然后”
    两个人明显都想起来了。
    远处如寒星孤月,黑不见底,脚下却是灯火通明,高不胜寒;
    在被一阵温热严严实实包裹里,之南听到男人的呓语声灌入她耳里:“我想吃两个鸡蛋做的鸡蛋酒,要最好的洋酒,几千块那种。”
    原封不动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霎时,一股莫名的情绪积涌上之南鼻尖,说不出的涩。
    她还未来得及辨别,走廊一阵谈笑嘈杂传来,男人腔调的冷淡和漫不经心是入骨熟悉。
    “少来这套啊,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下次懒得管你们。”
    之南一惊,是陆一淮。
    厚重脚步声被地毯消匿,传入耳里的是若有若无的摩擦,和渐跳渐乱的心跳一样。
    她开始使劲在江廷怀里挣扎,一边低声:“江廷,你放开我!放开!”
    这几人只要转角便能瞧见,照陆一淮那坦然热烈的性子只怕会和江廷打起来,闹得人尽皆知对她毫无益处。
    搂紧腰间的大手一瞬间松开,之南正要离她远点,却被一阵力道猝不及防压在落地窗旁边的墙上。
    有力高大的身躯瞬间将她完全覆盖。
    “唉,阳台门咋开了,怪冷的。”
    走廊几人脚步声在旁边停了下来,姚峰的纳闷如导火索要燃不燃,之南心已经涌到嗓子眼。
    却听得脚步声越来越远,另外两人显然没搭理他。
    她一颗心回落胸腔,推拒的手臂却被江廷霸道圈于他脖颈,他俊脸凑近,鼻尖几乎相触。
    “他是怎么把你抢走的?”混混夜色里,江廷眼睛明亮,直勾勾盯着她,夹杂着暗藏已久的野心。
    “像如今这样吗?”
    说着已经欺身吻上了她的唇,干燥火热的触感碾压,呼吸随之交缠。
    之南眼顿时瞪大,仓皇侧开脸。
    刚才嘴唇相触他的热烈仍停留在脑海,之南嗓子也莫名咽了咽:“江廷你别这样,我们已经分手了。”
    她没有和陆一淮在一起就得他为守身如玉,誓死不让别人触碰的想法。
    可和江廷是绝不能再纠缠,不然这种游走在两兄弟间的行为一旦被人撞见完蛋的是她。
    “不是谁抢走的问题,不关别人的事。”她说,“你难道不清楚我们真正分手的原因?”
    “那晚在学校你明明也答应了不是?”
    言下之意还来找她做什么。
    短暂的沉默后。
    江廷鼻尖仍贴在她,呼吸却在黑暗里带着一丝颤:“我后悔了,南南。”
    他后悔了。
    每一天,无不后悔。
    江廷一直自认是潇洒的那个,二十几年的离别千千万万,来去自如,他早已习惯抽身。
    林之南于她就像突然而至的绵绵春雨,初时不过润物无声,连着耳目一新都隐匿在浮世繁华里;dòńɡńāńsんù.còм(dongnanshu.com)
    可等她离开江廷才发现他的世界自此干涸。
    他开始对着她存在的痕迹一遍遍发呆,每一天微信发出的问候必定跳出来一段官方话术,冰凉如刀。
    再不会有个小姑娘扔出个古怪表情包逗他找存在感。
    也就是在那一刻,江廷清晰意识到,她真的不要他了。
    “你曾问过我二十岁和二十七岁时对待感情的区别。”
    江廷抬起她的小脸,昏昏暗暗中,之南看到他眼底的暗潮汹涌,似死水下隐隐翻腾的湖。
    “二十岁的我只凭一腔热血做事,得到和失去从不挂于心上,我不懂什么叫回头。”
    说这话时,江廷喉咙已涌上无限苦涩,“可二十七岁的我不行,一旦上心再没有办法像过去那样断然舍弃,我想好了和她以后的点点滴滴——轰轰烈烈或者平平淡淡;我甚至在想二十岁遇到她该有多好。”
    “可我越来越害怕自己只是在时间流逝里,她生命里的一个匆匆过客。”
    “毕竟”江廷哑然良久,说,“她还那么小,江廷却已经老了。”
    认识以来,他从没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过话,示弱或者无可奈何,仿佛将主动权完全交到她身上。
    呼吸交织间是他幽黑泛着血丝的眼,之南犹自震惊,唇已经他用力含住。
    近乎噬咬的吻,连带着吮至她舌尖。
    ——
    本来想让连胜出场的,我失败了,那就下一章吧。
    我这几天尽量在提前补更,不过没有补完(2225不更),明天作者要跟着团队去趟阿坝州,不是旅游哈,不过可以顺带拍拍风景,带着电脑在那么冷的地方码字明显不太可能。
    欠的24,25号的更我就回来再补了,26号见~来看连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