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āIzんāńsんù.coм 一七二,韩澈的情人  [nph]绿茶婊的上位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上次在中心大厦后,之南便没再见过他。
    今天男人一身墨色高领毛衣陪休闲西裤,褪去那晚的通体黑,多了几分清隽,不过漩涡般沉溺的眼里多情又无情。
    分不清是平易近人还是冷寂如灰。
    “老板”或者“韩澈”在嘴里遛过,之南和他打招呼:“韩先生,你怎么会在这啊?”
    韩澈单手掌着方向盘没动,俊眉一挑,那意思是——难道不是我先问你?
    之南微囧,说“我去郊外的泰悦金诚,韩先生,您应该也是吧?”
    明天是三年一届的鳌博峰会,就在泰悦金诚举办,商界大佬皆会莅临,作为升隆资本大老板的韩澈又怎么可能会错过。
    据说还请到了法国早入不论世事的证券大佬安德烈·科斯托兰,但看这峰会任性又独我的举办时间便知道届时会有多少人纷至沓来。
    银色车窗早已降下,之南无法确认嘴角的笑容是否过于僵硬或谄媚,只得尽量保持仪态大方。
    韩澈也未多置一词,目光径自上扫,淡淡道:“上车,我送你。”
    呃……
    他今天有点自来熟啊。
    “不用了,韩先生。”之南微微蹲下了腿,视线持平间,她说,“陆一淮正在来的路上。”
    言下之意——您先走吧。
    她话语委婉而礼貌,不过是为了给大老板留下个好印象去升隆分到个好项目。
    现下升隆辅助广业收购众安保险的业务已隐隐进入正轨,她若是能全套跟着做下来,之后哪怕是选择学校的团队创业她也不会如盲人摸象。
    话一落之南便看见他黑瞳里闪过几许笑意,像玩味什么的,不知是笑她自作多情,还是笑她觉得他多管闲事。
    韩澈就这样看着她,嘴唇不经意动了动,刚想说什么之南兜里的电话便响起来。
    ——陆一淮打来的。
    刚接通便是他那股子有辨识度的声调,几分亲昵慵倦,然而听清内容的之南想打他。
    ——姚峰和孟亦爻那边在机场出了点状况,几个车连环追尾,他可能得去机场接这两成事不足的。
    “我刚才给韩澈打了个电话,他正好要路过你那,先让他带你去酒店好不好?我一个小时后就到。”
    或是答应她的事没有做到,男人语气少了吊儿郎当和散漫,一呼一吸见停顿够多,留足她说话的时候。
    若是没有旁人,之南铁定和他斗嘴吵架,问他干嘛不早点说,让她在别人面前这么尴尬;
    然而领导在前,之南也足够善解人意,“嗯嗯”“好啊”“待会再说”几声挂断电话。
    她仍为刚才的拒绝感到脸热,韩澈却旁若无事,手指不知按到中控台哪个,副驾驶的门打开。
    在之南坐进去系安全带的瞬间,车子嗖的一下时代,连带着她那声麻烦您了也隐匿在轿车共振里。
    车里静谧无声,数不清的人影连带着昏沉光线都悉数往后滑落,仿佛日落与银河星辰。
    在黄昏如烟般弥漫时,之南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茶香,隐隐一丝龙涎香参杂其间,带着说不出的安全和依偎——
    那是韩澈身上的味道,之南曾在中心大厦闻到一次。
    她借着余光偷偷往那边打量,男人单手开车,另一只手搭在窗边,几分说不出的散漫随性。
    方向盘在他手里熟练地摸左摸右,手腕处除了微绷的筋,还带着块银色质地的手表,表盘却黑亮如星空。
    她曾在江廷手上见过——理查德。米勒,单块价值上千万。
    真是随处可见的有钱人……
    她正感叹间,骨指修长的手在方向盘上点了下,他问:“听韩星说你申请了升隆的实习?”
    “啊,对。”之南立马呈谨言慎行之态,说,“我学的专业就是金融相关,能进升隆资本实习我想应该是每个学生梦寐以求的事。”
    再反应灵敏的补充,“当时被hr小姐姐告知面试通过后,我才知道您是韩星的哥哥,也是升隆资本的负责人,我记得当时还小小地惊讶了一把,韩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
    她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语气柔得让人挑不出错处,最后再拍拍马屁。
    想到韩星几番欲言又止,央着她照顾一下之南,说是她最好的朋友,帮帮忙嘛。
    韩澈顿时觉得自己多此一问,嘴角也莫名弯了一弯。
    他可不认为她有什么需要照顾。
    “大一的女孩子不都应该想着怎么放松和玩?”他以韩星的标准来说的。
    “是啊,所以我这几天都是可劲闲逛看风景,等玩够了再去实习就当作劳逸结合。”
    之南笑说,其实心里早在吐槽,又不是每个女孩都能像韩星那样幸运,有个管天管地是哥哥。
    韩澈发现这女孩子就爱偷换概念,话到她嘴里就莫名其妙变成了另外一套,还让人找不出疏漏来。
    他抽空往她那边看了眼,少女双手放在膝盖,腰板早挺得直直,拘谨又装乖巧的样——dòńɡńāńsんù.còм(dongnanshu.com)
    与那晚和陆一淮争辣椒是两个样。
    “现在是上班时间?”他五指在方向盘上摸了圈,居然笑了那么一下,“你这样子像是在给谁汇报工作进度,太严肃了啊。”
    之南脸微微发燥,琢磨着那缱绻的轻笑声里绝对有几分嘲意,更多的是不信。
    他又点评:“不过还是值得可取的,你可以和韩星中西结合一下。”
    之南:“……”
    车子沿着高架桥而上后,一路悠悠驶向郊外,天空由一片橙橘退为墨色,浓得仿佛墨汁洒落纸砚的黑。
    驶到酒店大门时隐隐有坠入坠入欧洲迷宫的眩晕,已有侍者在一旁等候。
    之南刚下车,还未入酒店大门,迎面便走来一名枭枭袅袅的女人,针织开叉连衣裙,罩个坎肩羊绒,成熟间几分少女的轻盈。
    “阿澈,你怎么现在才来?”明明是埋怨的语气,却撒娇正好,说着人已经自动地挽住了韩澈的胳膊,几乎小半个身子挂人身上。
    韩澈眼眸垂落,目光停在她脸上:“来这做什么?”
    话里不明不暗,却没拒绝她的靠近。
    “当然是来找你呗。”潘篱仰头一笑。
    看到这两人撒狗粮的之南直接垂下眼,只想降低存在感走快点,然而一道目光随之落在她头上。
    之南餐盒抬眸,潘篱越过韩澈正在她身上,跟男人身上的挂饰,黑色的眼睛几分纳闷好奇。
    之南弯唇一笑,她眼也跟着弯了弯,落下一地璀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